庶民经济与权贵之争

相较于蓝绿两党都说拼经济,为什么韩国瑜的言行特别让公民有感?韩国瑜拼的是“庶民经济”,能够让底层民众立刻而且直承受惠。传统蓝绿政党拼的是“工业经济”,仅仅在帮大佬们累计财富。庶民经济影响的层面和人数十分广泛,更重要的是这是经济体系傍边,长期处于低薪而且被疏忽的“辛苦人”。

台湾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自从“妈祖托梦”骤然投入总统大选后便话题不断,让国民党总统提名再添变数,并抢走高雄市长韩国瑜不少矛头。

国民党初选名单周一出炉,虽然五人竞逐,实际上有实力争霸的就只郭韩两人。

以往郭台铭以台湾首富、鸿海大老板身份出现的时分,由于霸气十足,无形中让人有一种傲慢的感觉。

例如他曾在大陆破口大骂有眼不识泰山、在他面前抽烟的员工并叫他们滚蛋、批判一名台湾博士卖鸡排是大材小用浪费资源,以及动不动就痛骂和提告批判他的媒体。

这次为了竞选,郭董得高人指点,开始走庶民风,抄袭韩流,希望从居高临下的企业家变身接地气的政治人物。

另一方面,韩国瑜的几场造势大会,获得数十万韩粉声援力挺,势不可挡,民众高喊“庶民总统”,俨然已对党内初选定调,把郭韩的决战变成“庶民对上权贵”的阶层对决。

就连已退选的国民党元老王金平也提出警讯标明,2020初选党内不团结,道路不同,互相有恩怨都能够化解,最严峻是变成“庶民对上权贵”的阶层对立,这个问题就难以化解。

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却认为郭韩对决并非如外界形容是庶民vs权贵的阶层对决。他标明,韩当过议员、立委、副市长,妻子李佳芬是政治世家,怎样会是“庶民”?

至于郭台铭是不是权贵,柯文哲认为郭不是富二代或政二代,而是穷人出身。

郭台铭8日受访时也为自己叫屈,标明:“我既无权又无贵,我不炒房不炒地,自己每一毛都是做黑手、磨具、冲压出身。”

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林保淳指出,权贵之说起源于韩国瑜决定参选时的谈话,谴责国民党中央搞权贵政治、密室洽谈,意指国民党内部的权力架构是拥有“权”与“贵”两种特征的。但郭台铭出身清贫,在企业经营过程中,虽难免与政府高层有相应触摸,但从头到尾从未参与政治,更不曾借雄厚财力妄图控制政治,即使有“因富而贵”的现象,却何尝有“权贵”的特征。

参选人抢搭庶民顺风车
有学者注意到国民党这次初选的一个风趣现象,便是参选人都用庶民概念建构布衣与权贵、草根与精英的对比,把自己摆进人口金字塔最宽厚的中、底层,置身于受薪族、小生意人的怀抱里,却把精英、巨商、权贵推向上层拔尖的少量。

在韩郭冒起前被视为国民党“储君”的朱立伦上月底承受《联合早报》拜访时便着重自己表面是精英但本质是庶民。

他还评论了三名潜在对手:

柯文哲是精英中的精英,是智商最高的一位医师,又擅长表演。

韩国瑜过去是传统政治人物,潜修十几年后,能重新用庶民的言语获得民众支撑。

郭台铭是大企业家、台湾首富,当然算是精英,但他是否能像美国总统特朗普那样获得支撑,仍有待观望,

朱立伦之后在一场馆长直播中点名郭台铭是拼企业经济,而自己是拼庶民经济,是真正懂经济的国民党最佳总统人选。

没想到招来郭台铭强烈反击,坚称:“我是在做经济。”郭台铭着重自己是从底层锻炼出来的,朱立伦是学管帐,从理论走出来的。

差不多同个时分,郭台铭在东部的一个小企业座谈会上,先是着重自己和在座的中小企业者一样都是自食其力,接着话锋一转,批判韩国瑜没当过老板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庶民经济,只会用嘴喊:“高雄发大财。”韩国瑜很快就回应,喊高雄发大财是为了提高士气,提示市民有一个寻求的目标。

庶民是一种心态而非身份
本周,韩国瑜在面簿上回应庶民与权贵之争,标明庶民是一种心态,不是身份。

有人以蒋经国为例,指出庶民总统不是由身份归类,而是以庶民意识为依归。

蒋经国是最典型的政二代权贵,可是身段、意识与施政都浸透庶民心态,他在位时经常下乡考察民情,所推广的十大建设,强国富民,至今仍为后人怀念。

相较于蓝绿两党都说拼经济,为什么韩国瑜的言行特别让公民有感?

韩国瑜拼的是“庶民经济”,能够让底层民众立刻而且直承受惠。传统蓝绿政党拼的是“工业经济”,仅仅在帮大佬们累计财富。庶民经济影响的层面和人数十分广泛,更重要的是这是经济体系傍边,长期处于低薪而且被疏忽的“辛苦人”。

韩国瑜认为,便是由于庶民经济惨淡太久,才更需要先拉起来。

因此,韩国瑜就任市长后,马上出访新马和港澳深厦,为高雄农鱼产品打开新市场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